當前位置:瀟湘首頁>古言>陛下,請息怒!

24 意料之中的陷害

書名:陛下,請息怒!|作者:霍嫣斕|發布:2019-06-07 17:37:00| 更新:2019-06-07 17:38:07 | 字數:4443字

  我坐在旭日宮的屋頂上拿著藍晶石手珠對著麥穗色正在西沉的金烏認真觀察,心里非常不敢相信這就是我苦尋多年的藍晶石手珠?它竟然一直藏身在芳華殿廢棄的香爐里,真讓人哭笑不得,不過還好,最終還是到了我的手里。我得意的笑著,對著藍晶石手珠,也是對著光芒萬丈的夕陽。

  “終于找到你了,原來你在這兒啊?”身后突然響起飛雀師姐的聲音。

  我迅速將藍晶石手珠戴在手腕上,藏在寬大的袖子里。我的舉動絲毫沒逃過飛雀師姐的法眼,她眼疾手快,在我反應之時便已將我手腕上的藍晶石手珠奪了去。

  “哎,我還以為是什么稀罕寶貝呢?原來不過是一串珠子。”她看了看失望地說,然后將藍晶石手珠拋過來還給我,我松了一口氣,還好,她并不識得這東西。

  “不過是女兒家的東西,像你這種只對武功秘籍感興趣的人自然不懂它的貴重之處。”她十分不能理解地聳了聳肩,目視著前方,不知看的是這深宮高墻,還是延綿天際的夕陽無限好。

  “你找我可是有事?”我問。

  “你什么時候出宮啊?我都快憋死了。”飛雀師姐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問。

  我憋笑地看著她,習慣了她沒表情的表情,突然發現她能有表情,而且還是如此搞笑無聊到絕望的表情,我不僅僅是詫異。一向冰冷孤傲的飛雀她,有表情的時候竟是如此可愛。

  “怎么啦?為何你如此古怪地看著我?我們不會真的要在這個鬼地方困上個十年八年吧?”我看著她幾乎驚恐的表情,不懷好意輕輕點頭,她果然沒令我失望,絕望到欲哭無淚表情很是豐富搞笑。

  終于,我還是于心不忍地說:“師姐,你放心吧,我會想辦法讓你早些出宮的。”

  “你這話是何意啊?我飛雀是那種貪生怕死之輩嗎?要出宮就得一起出宮,你把我送走了,我怎么保護你啊?”

  別看飛雀師姐平時冷冰冰的,其實她最重情義。我眼眶一熱,微笑著看著她,她不由地打了個哆嗦,嚴肅道:“你可別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奇奇怪怪的~”

  我不懷好意地看著她發笑,她被我瞧得渾身不自在渾身發毛,我如她所想突然抱住她,非常情深意切地換了她一聲‘飛雀師姐’。

  “你…你要干嘛,快放手,你…放手!”飛雀師姐好似快要被我折磨到瘋掉一般,因為是在旭日宮的房頂上,她也不敢大聲喊,只能拼命壓低著聲音憤怒又無奈地低吼道。而我則低著頭壞笑地任她快要崩潰的掙扎。

  “芯兒,你快放手!”

  “我偏不。”

  “你到底要干嘛?!”

  “讓你習慣擁抱,免得以后嫁不出去。”

  “你…….你到底放不放?”

  “不放。”

  “放手!”

  “不放!”

  “你快放手,皇帝正找你呢!”

  “你少哄騙我。”其實我是相信的,只是我現在選擇不相信。

  “我騙你作甚?我來尋你就是要跟你說皇帝正派人四處找你。”

  派人四處找我?什么事啊?莫非……

  “真的?”我故作將信將疑地問。

  見我懷疑,她生氣地說:“愛信不信!”

  我見她真生氣了,便立馬放開手,說:“我信。”見她還生著氣,又說,“我剛才是跟你鬧著玩的,你可別真生氣啊!”

  話說一個人學好難學壞容易,才短短的幾分鐘飛雀師姐就得到了我的搞壞真傳,她見我緊張,便淺淺一笑,我瞬間秒懂。

  “飛雀師姐,你學壞了。”

  “誰要你故意惡心我的,我這點壞可不及你的萬分之一。”

  “好吧。是我錯了。”

  飛雀正色道:“你快去吧,皇帝該等急了。”

  我乖巧地甜笑著點頭,看了看四周無人便一躍而下,如落花般輕輕落在旭日宮主殿后院的青石板上。

  我剛經過上林苑走到北宮外的永巷,就被一波焦急到臉變形的內侍監攔了道:“顏御女,奴婢們中找到您了。皇上正四處尋你呢,您去哪兒了呀?”

  四處尋我?劉義隆這么大張旗鼓地找我,是因為宮里宮外都傳得沸沸揚我跟他有染的事嗎?我面上裝作驚訝地問:“尋我?皇上尋我多久了?”

  “大概有半柱香的時間了。”為首的那個內侍監回答。

  “啊?那趕緊走吧。”他們點頭給我讓道,讓走在前面,一開始我快走著,快走了幾步我就小跑起來。沒辦法,我身為臣子,是不能讓皇上等太久的,在這個皇宮里,真相,是人們看到的才叫真相。

  明光殿偏殿里,劉義隆坐在正上方的主位上,而皇后就坐在他左手邊,端莊秀麗母儀天下。下面坐的是按照位份品級依次排序的十位嬪妃。其中便有我熟悉的王家兩姐妹和潘鈺。殿中除了后宮妃嬪在,幾位王爺也在。我想起來了,今日是立夏,宮中設了家宴,所有皇室貴胄都在這里。

  我謹守宮廷禮儀,雙手交疊在腹部,邁著輕快的步子走到殿內中央,行跪拜禮:“臣參見皇上,皇后娘娘。”

  “起來吧。”劉義隆命令道。

  “喏。”我依言起身,正要自覺退在一旁。卻只聽劉義隆向長安示意了一下,對我說:“這么急著找你來是有件宮中懸案要你配合調查。”

  “請陛下吩咐,臣定然竭力配合。”

  隨即長安便遞過來一張帛絹血書,我接過來看,劉義隆又說:“這是負責灑掃的宮女向娟的遺書。”

  遺書?我左眼一跳,心里咯噔一下,那個看似憨厚笨拙的小宮女死了?。我的驚異之色并沒掩飾,不可思議地問:“她是怎么死的?”

  “在房中自縊而亡。”

  “死亡時間呢?”

  “她是酉時一刻被發現的,經查驗,她大概是未時至申時死的。”

  我和劉義隆一問一答,也許是這種嚴肅的氣氛讓所有人忘記了不妥之處,我不再提問,立即攤開遺書。

  帛絹上是七倒八歪的血紅色小篆字:奴向娟是負責宮中灑掃等粗活的下等宮女,住在海棠宮的西院,八天前丑時,奴起夜,碰巧見到顏御女與其喜鵲姐姐在回廊上說話,奴隱約聽到顏御女吩咐喜鵲姐姐去散播與陛下茍且之言。因奴受過顏御女大恩,內心十分糾結,不知該不該接發。而那夜的偷聽被顏御女知曉,并以宮外家人性命相要挾,奴別無選擇,唯以死明志。

  看完遺書我再也忍不住捧腹大笑起來,這誰設的局啊?真真是沒腦子還浪費人命。唯‘以死明志’這一點值得稱贊會利用當代社會風氣輿論來做文章。

  “你笑是何意?一條鮮活的生命在顏御女眼里就是如此的可笑嗎?”皇后質問我。一向端莊優雅的皇后竟然在眾人面人發怒了,但她這并不是因為一條人命,而是她看不懂我,她害怕了。

  我收斂了一下失態的狂笑,向皇上皇后行了一禮,但忍不住憋笑地說:“回皇后娘娘。臣之所以忍俊不禁大笑是因為這幕后之人真真是愚昧至極。”

  “這宮女向娟的遺書中明明寫著是你逼死了她,何來幕后之人?”皇后有些急,又問。

  “臣懇請陛下恩準調出向娟的檔冊,以及海棠宮地圖,皇上皇后娘娘一看便知。”

  “長安。”皇上點頭批準了,喚來長安去辦,長安領命出去。

  我行禮退在一旁靜靜等待的同時也暗暗觀察王貴人和皇后,以及現場每一個奇怪的表情。此時真是百般無聊的時刻啊,不是因為殿中沒有節目,只是我對這宮廷舞蹈意興闌珊,還沒有桑巴樓的舞姬跳得好呢。過了大概半柱香的時間,長安帶著一內侍監捧著宮女資料登記冊回來了,屏退了樂師舞姬。我重新走到殿中,拿起登記冊子翻開宮女向娟的那一頁,看了一眼便請內侍監總管長安轉交給帝后。

  “登記冊中記載宮女向娟乃紹興農家女,世代為農,五年前因家中困難賣身入宮為奴,家中還有兩個哥哥和一位弟弟。”

  “這又能說明什么?即便是她出身低微身份卑賤,你也不該如此草菅人命。”皇后如此憤恨難己,莫不是跟幼時經歷有關,她母親出身卑微,連著她也是長到了五歲才被袁家得知并撫養的。她的憤恨不平我能理解,只是她反應這么大,是不是有些過了?。

  我雖被冤枉著,但仍然氣定神閑,不作任何辯解,只說案件:“請皇后娘娘細想,一個五年前入宮為粗使宮女的貧困農家女子,在家尚未有機會讀書習字,到宮中亦無機會習字。不會寫字,如何書寫遺書?除非她死前有第二人在場幫她寫了這份遺書。若皇后娘娘不信,可帶人去查一查與向娟相處過的宮人,以及入宮這五年來可否有寄過家書。若她不會識文斷字,這遺書便是偽造的。”

  我此話一出,殿中人皆是一驚,想必他們也鮮少見到我這邊膽大妄言的女子吧。

  “長安,你帶人去辦,務必要查問清楚。”

  “喏。”皇帝再次吩咐長安。

  我坦坦蕩蕩地站在殿中,繼續說:“請皇上皇后娘娘再看海棠宮的平面圖。”

  帝后看了看,許是沒看懂我具體指的是什么,皇后仍不友善地說:“顏御女直言便是。”

  我淡然一笑,欣然解釋:“負責宮中灑掃的宮女和浣衣宮女都住在西院,而臣住在東邊的兮悅閣,這兮悅閣和西苑中間還隔著伴霞殿,和長達數丈的回廊。況且每個院子都有公廁,宮女向娟是如何偷聽到我和貼身宮女喜鵲談話的?是我故意穿過伴霞殿和回廊去故意說給她聽的嗎?還是她找公廁找到了兮悅閣偷聽到的?”

  “反正現在死無對證,顏御女說什么都合情合理的。”王貴人很是不甘心地酸道。

  “王貴人何有高見不妨說出來,也好叫臣心服口服。”我聽著王貴人的話不但不生氣,反而更加恭敬有禮地回道。

  “人心叵測,那宮女的遺書中說聽到你讓人傳出謠言說你與陛下……,卻不幸被你知曉,誰知道是不是你為了掩蓋真相殺人滅口呢。”

  王貴人還真是那種不帶腦子害人的人,說不出正理來,就拿宮女向娟的遺書做盾牌。我在心里狠狠地鄙視她,但面上仍舊恭恭敬敬的,說:“王貴人說得是,人心叵測,誰知道是哪位幕后之人想移花接木嫁禍于臣呢。”

  “你……真是巧舌如簧。”王貴人說不過我便也只能憤恨地說這么一句怨懟話。

  “顏御女不但有著傾國傾城之貌,還能說會道,真真是難得的才女啊!。”皇后突然感慨著夸贊我。

  我自然知道她不是真的在夸我,而是話里有話,我淡然一笑,十分恭敬有禮地感激道:“謝皇后娘娘夸贊,可惜臣的容貌即使再出眾,陛下的眼里心里也只容得下娘娘。”既然你都夸我能說會道了,我自然是要撿些好聽的說,好好哄哄你啦。

  果然,皇后如少女般嬌羞地臉紅了一下,面色溫柔了許多,對我說話也溫柔了幾分:“顏御女如此出眾,本宮可要為你選一門好親事才行啊。”

  什…什么?她是要給我指婚嗎?我臉一僵,嘴角輕輕抽搐了一下,還要裝作感恩戴德的樣子,說:“臣謝皇后娘娘抬愛。”

  “說起來江夏王尚未娶親,你們二人郎才女貌珠聯璧合倒是般配得很。”皇后這是跟我杠上了嗎?一次又一次將我推到風口浪尖兒上,執意與我過不去。那江夏王劉義恭是什么人?他可是天下未婚少女的夢中情人啊,先不說他有著絕世容貌的底子和名動天下的才華,單說他王爺的身份就令無數少女動心。我為人低調,若真成了未婚少女的公敵,哪還有我的太平日子過?在思量該如何應對皇后突然這一將的同時,我也留心觀察著劉義隆的表情,只見冷著一張臉也正看著我。其實不止他在看我,殿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身上,都想看看我如何回應。這個問題要是放在平時,所有人肯定會好不疑問的賭我答應皇后的指婚,但此時正是我和皇帝茍合的流言蜚語傳得最鼎沸的時候,我的答案就變得撲朔迷離了。

  可這個問題不用我來回答,因為比我更在意這件事又最有話語權的是江夏王和吳興長公主。只聽長公主極不高興地說:“皇后說得是,只不過顏御女現今有殺死宮女向娟之嫌,若真與五弟婚配,本宮覺得很是不妥。況且,顏家已不是前朝那個名門望族的顏家了。”

  “姐姐說的是,是本宮疏忽了。”皇后后知后覺地懊悔說。

  疏忽了?我在心里冷笑,皇后說的每一句都是早就設好的局,她是在警告我。即便是大家都聽出來了皇后和吳興長公主是故意在譏諷我,也沒人敢出聲說一句話,而我仍然面帶微笑的站在殿中,不說話不辯解,更沒有一點點窘迫羞愧之色。窘迫可有,可為什么要羞愧?我又沒做錯什么。我知道端坐在席上的江夏王劉義恭正冷冷地看著我,他是在觀察我,還有他身邊的衡陽王劉義季,也在好奇地盯著我看。

打賞

每邀請一位新用戶最多獎勵1000元寶,上不封頂,多邀多得!

神奇推薦位
  • 玄醫梟后

    午日陽光 / 著

    青南山玄術世家展家喜添千金,打破了千年無女兒誕生的魔咒。滿月宴上言語金貴的太子殿下一...

  • 庶香門第

    莫風流 / 著

    苦讀數年,終成碩士。一朝穿越,竟變庶女。前世名校優生,今生名門弱女。斂光華,藏鋒芒,...

  • 妃常本色:嫡女馴渣王

    佳若飛雪 / 著

    霍瑤光的人生信條是:能動手就解決的事情,盡量不吵吵。能用暴力就解決的問題,盡量不動銀...

  • 盛世紅妝:世子請接嫁

    浮夢公子 / 著

    她是夏國公主,攜天命所生,承一國龍脈,身份尊貴,風華絕代。可卻無人知曉,父皇冷酷絕情...

關閉
紅包規則
1. 作者紅包是由作者設定領取條件后發放,用戶在滿足條件后領取獲得的紅包獎勵。
2. 作者紅包有三種類型:收藏紅包、訂閱紅包、月票紅包。
3. 收藏紅包:收藏過該作品后,才能搶紅包,單個作品下的收藏紅包每個用戶只能搶一次。
4. 訂閱紅包:在訂閱紅包開啟時(紅包有效期48小時內)訂閱(只限瀟湘幣和元寶訂閱)該作品才能搶紅包,每個訂閱紅包每個用戶只能搶一次。
5. 月票紅包:單用戶給該作品投月票數量=可搶該作品月票紅包次數,投1張月票可搶1次,投10張月票可搶10次,以此類推,每次搶紅包后扣除相應次數。單個月票紅包同一用戶可搶多次,搶紅包次數僅限當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紅包領取記錄和【個人中心】-【我的錢包】-【獎勵記錄】中 查看你領取的紅包詳情。
六合彩票qq群 环江| 金平| 长岭县| 台东市| 梅州市| 师宗县| 前郭尔| 舞阳县| 海林市| 旬邑县| 和顺县| 葵青区| 舞阳县| 哈尔滨市| 木兰县| 新巴尔虎左旗| 贵溪市| 洪江市| 屯留县| 昌邑市| 伊金霍洛旗| 江源县| 凉山| 阿巴嘎旗| 惠州市| 汉川市| 宜兰市| 宜黄县| 邢台县| 霍州市| 洱源县| 贡嘎县| 天祝| 青田县| 寿光市| 万宁市| 林甸县| 应用必备|